Nicholas Cusanus

雨水浇透海水的温腻,
雾气氤氲下出离了目光所及的云雨,
躁动不安的梦互相推诿着啊,
尽如你当年所见。
如今,我的体魄连同万里之外一瓣晚春的落红
都被你预言。
如今,那风中飘忽的爱欲和周遭沉默的一切,
被时光埋没的泪滴、屋角枯死的果苗,
快弥散在记忆中的干涩的嘴角,
都在土层上淤积。
朽烂和梦境争相孕育悲苦,
兜转出又一个开端,
库萨的尼古拉躺在那里:
波西米亚圣音贯耳,万物趋同。

点击刷新